他们覺得自己與別人不同
他们覺得自己想法比別人高明
他们覺得自己總有先見之明
他们覺得不符合自己邏輯的邏輯
都是混亂的邏輯

他们不願承認自己所知甚少
他们打心眼兒裡同意那些贊同自己的觀點
他们絞盡腦汁的跟不贊同自己觀點的人證明自己是對的

他们
在嘲笑別人無知
在嘲笑別人無能
在嘲笑別人缺德
在嘲笑別人
没教养、沒素質、没礼貌、没见过世面……

他們
也在被嘲笑著

近期某重大會議上,代表們提出恢復使用繁體字,引來褒貶無數。因為以我個人而言,是很喜歡繁體字的,因為它表達出來的語感,細膩程度是簡體中文望塵莫及的。從字形來看,繁體中文顯得更漂亮。如果在互聯網上,使用繁體中文我并沒有異議,但是如果讓我用手寫繁體字,估計沒寫幾個,手就酸了。

繁體字有時的確能更準確的表達字面含義,台灣的痞子蔡就舉過這樣的例子:繁體中文的“干”和“幹”在簡體中文里都寫作“干”,那么如果有一本書的名字叫做《我干妹妹的故事》,那只從書名來看,就無法直觀的判斷這本小說到底是青春文學還是情色文學。另外在百度貼吧也有這樣的整人帖子“我女朋友下面的味道怪怪的”,點進去后帖子写着“可能是因为酱油放多了”。繁體字中的“下面”的“面”和“麵條”的“麵”,在簡體中文里都是“面”。如果這個帖子的標題用繁體字來寫:“我女朋友下麵的味道怪怪的”,就不會發生歧義了。

任何問題都要一分為二的思考,如果作為人類的文化和文明,那么推廣、提倡、繼承繁體字無可厚非。可如果作為一種語言工具,對於大陸人來說,簡體字的便捷和高效是繁體中文無法做到的。而一些簡體字也在慢慢的在大陸周邊使用繁體字的地區里普及。比如“臺灣”常常被寫作“台灣”。

至於有些持反對態度的人,用“恢復使用甲骨文”來嘲諷推廣繁體字的人,也是過於偏激。繁體中文可以像文言文一樣,作為一種常識,加進學生的課本里,或者在學習文言文時,乾脆全部使用繁體字。日本的學校在學習文言文時,不都是用中文的讀音來讀每一個字么?我們用繁體中文學習文言文,不是能更加準確的理解文言文么?

把保護繁體中文作為課題去研究是有必要的,將繁體中文當作常識讓學生們去掌握是否合適,這種課題也是有意義的。

情人節的第十天
你的臉 腦海中又想了一遍
牽著你的那一年
走過荒廢的公園

追憶著那根紅線
你的臉 還有被遺忘的從前
訴說不盡的傷感
卻讓人更加孤單

情人節的第十天
帶走所有想念
一個人孤單的望著
安靜的天空一片蔚藍

情人節的第十天
握緊空洞的諾言
你的星眸如夢
閃爍在海的那邊

是我獨自迷戀啊
堅守著一個個明天
夢中有清淚滑落
流淌著昨日繾綣

情人節的第十天
陡迎初春的微寒
遙問縹渺如你
可否再願將我溫暖

放手的線 淚流滿面
氣球飄過情人節的第十天
躲開行人的肩 誰在相顧無言
消失的候鳥可否記起那天的纏綿

相識的那年 在從前的從前
一切誓言在慢慢改變
對你的依戀 你是否看見
我的心碎在了你冰冷的手邊

冷气机在沙沙作响
我躲在一旁
钟摆在墙上左右挣扎
否定着爱情剧场里上演的精彩假象

安静的房间还在
回荡脚本里煽情的旁白
是谁站在我的位置
亲吻你嘴角上的悲哀

隐约听见
钢琴曲的旋律逐渐高昂
故事的主角卸下丑陋的伪装
谁在台下谁在台上
谁在欣赏谁在哀伤

那一瞬间
你我面对着互相张望
琴声微乱我已转身

谢幕的掌声后
我看见了袖口上的泪痕
我在人群里迷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