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18日 星期日 深夜 于葫芦岛

那个充满童年回忆的家乡已经不存在了
亲戚之间的亲情也成了儿时的梦,遥不可及
明年春节,我应该不会回来了吧

2018年02月13日 星期二 夜晚 于葫芦岛

今天是回到葫芦岛的第二天
昨天熬夜写代码和整理笔记到凌晨两点
早上7点就被工作日早起的闹钟吵醒,再也无法入睡
吃了楼下早点摊的馄饨和手抓饼,没有地沟油等异味
为了一个算法的实现憋到胸闷
一个人去童年时常去的南山公园走了一大圈,这里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还在南山公园翻kindle,接到老妈求助的电话
老妈在附近生鲜超市买了油和蛋,去给小时候照料过我的徐姥姥拜年
老妈突然心慌、出虚汗,还好我在附近,帮她拎东西到徐姥姥家

下午解决了憋闷一天的算法问题,美美的吃了顿晚饭
晚上整理曾经发表过的旅游日记,发现日记本该记录生活的琐碎,而不仅仅是感慨
第一次尝试喝苹果醋,味道有点怪
继续熬夜写代码

2018年02月12日 星期一 深夜

妄想与现实的落差,期待落空的不甘,这大概就是抑郁的始点吧。
现在内心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平和。
简单的人际关系,简单的快乐,以及消失的不安。

这种轻松感,真是久违了。

2018年02月06日 星期二 深夜

喝点小酒,写行代码,唱着歌,喝着茶,一辈子要是能这么悠闲的度过就好了。

2018年01月24日 星期三 深夜

白头发又多了一些,
脸上曾经若隐若现的皱纹,现在也深刻了。

2018年01月22日 星期一 中午

早上骑了20分钟,为了吃KFC的培根蛋烧饼,这爱也真是深沉了。

2018年01月21日 星期日 下午

度过了一个少有的,悠闲的周末。
没有劳顿的旅途,只有披萨牛排啤酒和日剧。

只是还有些头晕。

2018年01月20日 星期六 夜晚

这两天持续低烧,一到下午5点就开始萎靡不振,神情恍惚。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2005年5月5日 星期四 晴

胃在泛酸。胸骨很疼。好像从网络里沉默了很久,没有任何作品,哪怕只字片语。回到家里很久,一直没得空去海边。现在的海风,应该是凉凉的吧。曾经在梦里,好多海鸟的画面,阴天的海鸟,会有好运吗?

现在,该是夏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