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气机在沙沙作响
我躲在一旁
钟摆在墙上左右挣扎
否定着爱情剧场里上演的精彩假象

安静的房间还在
回荡脚本里煽情的旁白
是谁站在我的位置
亲吻你嘴角上的悲哀

隐约听见
钢琴曲的旋律逐渐高昂
故事的主角卸下丑陋的伪装
谁在台下谁在台上
谁在欣赏谁在哀伤

那一瞬间
你我面对着互相张望
琴声微乱我已转身

谢幕的掌声后
我看见了袖口上的泪痕
我在人群里迷了方向

可記得坐在陽台細數星星的失落
抑或牽手漫步湖邊的經過
零星細碎的回憶 你是否還能夠記起
路邊風景裡兒時哼唱的歌

回憶是藏在微笑裡的感傷
如痴如醉般追求的
是高傲的冷漠
還是已被老人們看破的執著

暗夜的街角 是誰在徘徊
寂靜的空洞 好像在剛才
虛假的笑容 你明不明白
玩過的遊戲 還等待重來

混亂的韻腳裡 早已不能悠哉
好像我忘了你 時針指向現在
鋼琴輕輕彈起 被掩蓋的鐘擺
又是誰溫暖你 獨自門外徘徊

工整的對白粉碎了我告別的期待
像韻腳詩被你當作歌詞一樣悲哀
早已無心等待劇本上演永恆真愛
只能對著手心裡你的名字說拜拜

疲憊的淚痕
斑斑
傍晚街景
像你一樣孤單

你我的日記本
幸福著
現在已然是過眼的雲煙

結局傷感
但顯然
我的祈禱
你沒有看見

寫給你的曲子
一個人黯然
只是簡單的
反复輕彈

慢慢閉上眼
想起了
你的臉和天空的蔚藍

深邃的徬徨
在另一個角落
安靜吟唱
掉下的眼淚
靜靜賦曲
是誰心傷
卻又在風中搖晃

簡單的韻腳
點綴不了誰的模樣
殘缺的
不是唯美的詞藻
而是憂傷